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您现在的位置: 乡村旅游 美丽乡村

名家说陆河 | 人民文学:王万然《陆河赏花》

打鼓潭瀑布,同样隐藏于峡谷中,气势虽然比不上白水寨,但经历了三级跳,瀑布冲击潭水,发出轰鸣,轰隆隆地传到山外,故有打鼓潭的名号。去打鼓潭,没有路,只能在乱石中借助树枝攀爬,险象横生。当你在数米宽的平坦 ...
丘少科
2019-3-20 15:53
261 0


  • 《人民文学》2019年第3期 

 


【迎春/戊戌冬夜/万然用牙刷散擦于清湖上品】


陆河赏花

·王万然


我们还没启程,陆河就传来了好消息,县委领导到杭州领取“中国十大诗意小城”的牌匾。

去年,县委来电嘱写“陆河八景诗”,笔者欣然接受。陆河所有的镇笔者都去过,有的还去过多次,为了写好这八首诗,专程到陆河补课。一路上,用诗的眼去观赏,用诗的脑去想象,用诗的心去感悟。

并不是有了八景诗才有了诗意陆河,而是诗意陆河孕育了八景诗。笔者问:诗意小城,诗意在哪儿?答曰:花泉林歌、优雅陆河。





陆河,在一九八八年建县前,是属于陆丰的客家山区,那时候,八个乡镇的人口和财政总和只相当于陆丰沿海镇碣石镇一个镇。陆河县“七山二水一分地”,到处是崇山峻岭,过去尤其是古代,路难走,人烟稀少,生活困苦。正因为是深山老林,才成为海陆丰革命根据地,也是彭湃、徐向前、杨其珊、谢非闹革命的地方。穷则思变。在封建社会,陆河人只有一条出路——科考。贫穷的陆河人只有把“耕读”的传统精神延续下去,才能离开这个闭塞的落后家乡。从海陆丰科考情况看,陆河中举人、进士的为数不少,甚至比沿海的多,这也为陆河的“诗意小城”埋下伏笔。新中国建立后,陆河人多了一条参军的路,陆河走出了一位中将——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欧阳金谷,即书法家欧阳金谷。改革开放后,陆河人出路更多,外出打工尤甚,想不到,打工人中,也打出不少老板、亿万富翁。据说,目前陆河户籍人口有三十多万,但外出人员占了三分之一左右,不少农村空有房子,没人居住。

但是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风水轮流转。

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陆河这块未被工业污染的处女地,正像井头打水、溪边浣纱、花丛扑蝶的村姑,淳朴地、欢快地、憧憬地展现在世人面前。陆河在政府扶持下,外出老板的反哺,村村通水泥路,从公路、高速路直达家门口,把陆河打造成了“中国青梅之乡”“中国农村水电之乡”“中国建筑装饰之乡”“中国楹联文化之乡”。



记得二〇一二年春雨霏霏的时节,雾霭弥漫,笔者跟随汕尾市委领导到陆河调研。车刚起步,他就说:“万然,你来当回枪手好吗?”笔者心里咯噔了一下,不知领导又要“耍什么新花样”,忙问:“当什么枪?”他说:“水枪。”参考陶渊明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诗意,写一首有关陆河的诗。笔者没有急才,但领导出题,不得不接,便沉默一下,掏出手机来“写”,然后发给他:“东岭有香雪,悠然往陆河。春风捎带雨,一路伴山歌。”突然接到他的短信:“广告语:林泉花伴歌,悠然游陆河”。还没回复,又接到内容为“花泉林歌,悠然陆河”的短信。他一路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:陆河有十万亩梅花,有温泉,有红锥林,还有客家山歌,搞好旅游,建几家大型宾馆,比建几个工厂好。



花泉林歌,花是首选。那么,什么花在陆河是排第一的?当然是梅花。“岭南铺大雪,未近已闻香。峰转花如海,溪流石着霜。疏枝伸铁骨,倒影恋鸳鸯。万里寻芳地,寒梅在客乡。”这是笔者《陆河八景诗》中的《岭南香雪》。梅花在陆河,开始并不是为了给人欣赏的,而是作为经济作物大面积种植。东坑镇共光村与水唇镇螺洞村一山相隔,两村梅林连成一片。谁也记不起哪位客家先人在陆河大地种植了第一棵梅树,只知道祖辈相传终于培植大小连成一片的十万亩梅园。他们从没有想到梅花能带来如此崇高的荣耀,只是想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和艰辛的汗水,养家糊口。他们和梅花一样,俏也不争春,却把春来报。而今,已经名播天下,陆河人在赏梅人的脚步声和赞叹声中回肠荡气。纯朴的陆河人,他们没有豪言壮语,也不花言巧语,他们让梅花说话,正如王冕所说,“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”

陆河八景之“岭南香雪”观景亭

笔者曾在《梅赋》中写道:“行走在梅树下,有零星花瓣轻轻飘下,雪花般,静静地沾在肩膀、沾在衣袖,没有人去拂开它,仿佛是要留点香气在身上。假如在风雪交加的天气,梅树舒袖起舞,花瓣成片飞扬,谁能分辨出哪片是雪花、哪片是梅花!当然,陆河没有雪,梅花即是雪花。赏梅,也是赏雪。”

新田镇元升樱花生态园

除了这环保绿色无公害的土生土长梅花,陆河人又推出了富有旅游色彩的樱花,“看完梅花看樱花”。新田镇元升樱花生态园有樱花主题园、茶花博览园、文创科普、生态绿雕、爱心长廊、儿童游乐及相关配套设施等,其中主花园已种下三百多种花卉,春色满园,五彩缤纷,姹紫嫣红,为陆河青山绿水增添了花海世界。


河田镇内洞、圳口荷花种植基地

你方唱罢我登场。夏天一到,随着河田镇内洞村、圳口村搭栈道建方台,五百亩荷花尽情绽放,加上乡村怡人的风光,吸引了数以万计的四方游客车水马龙。到这里看荷、拍荷、画荷,赏的是清丽脱俗的气质,品的是欲舒还静的心境,拍的是欲放还收的娇羞,画的是欲尽还留的享受。


上护镇梯田、油菜花景观


陆河八景——南屏雄狮

赏完荷花,梅花还未绽放,陆河又没有成片红叶,除了漫山遍野绿林和菜蔬,还有什么花好赏?有,稻花。事实上,这时候稻花是观赏不到的,观赏到的是稻花的果实——稻谷。上护镇燕子岩下和河口镇狮子嶂下各有一片平洋,成片的稻谷像一块巨大的金黄色地毯平铺在山下和民居之间,而上护镇洋岭村数百亩梯田更为壮观。梯田在村民的房前屋后婉转,与村落民居融为一体,参差错落的山坡上,稻叶、稻秆、稻穗全部变成金黄色,一坡坡稻浪随风摇曳,波澜壮阔。水稻割了种小麦,来年稻浪变成了麦浪。说到洋岭梯田,不得不说在深圳打工的装修工人罗广志,一次回家乡洋岭探亲时,看到千亩梯田杂草丛生,完全荒废,顿时想起小时候这里成片金黄色的稻谷,孩子们在这里追逐嬉笑,而家乡洋岭向来物产丰富,尤其是洋岭大米,营养价值高,香软好消化。为此,他带领十家贫困户一起复耕种上水稻。目前,洋岭村农民又在空旷的千亩田野种植油菜花,春节期间花开,到时候不仅招蜂引蝶,又要招引来自广州、深圳、汕尾、汕头等城市居民欢快一番。有专业人士介绍,观花就要拍照,油菜花最大的优势是它的颜色,金黄一片,非常纯粹。选择在油菜花海里拍照,无论穿什么颜色的衣服,都可与艳丽的油菜花搭配。

南万镇花海项目(推进中)

螺溪镇书村李子种植基地、正大生态园


全国最大的红椎林母林采种基地——南万红椎林生态保护区


陆河人爱花爱得有点疯狂,各地根据自己的特点,推出各种不同季节的花卉,以期每个月都有成片的花海展现,如螺溪镇书村李子种植基地、正大村生态园,南万镇花海项目的六百亩玫瑰花。南万有种千年难得一见的花,就是红锥花。“南万椎涛”是汕尾八景之一,位于南万红锥林生态公园。内有相传距今约一亿六万年、被誉为“活化石”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——桫椤,桫椤是能长成大树的蕨类植物,又称“树蕨”;有成片百年红锥树林,其中有三百五十年树龄、六人难以合抱的红锥树王。园虽然不大,但风景宜人。早在二○○四年记者节期间,笔者就填了两首词来描述。一曰《菊花新》,一曰《调窃醉花阴》。生态园现为国家级红锥林(红锥,也有人写成“红椎”,汕尾八景就写成“南万椎涛”)自然保护区,不对外开放,想进去赏花赏树感受诗情画意也只能望林兴叹了。陆河的花太多了,多到笔者不能一一道来。除了上述的花,还有另一种大家也熟悉的花,它不能摘取,但能摄取。这就是一泻千里的水花。

陆河八景——神象映湖


陆河大地有湖泊、溪流、瀑布,千万年经久不息的流水,汇流成日夜奔腾的榕江、螺河。而螺溪镇白水寨、河口镇剑门坑打鼓潭瀑布,从高山呼啸而下,从石缝中横冲出来,电闪雷鸣,紧扣心弦。前年大暑,天热得很蓝,蓝到没有一丝杂质。而天上的白云,白得很纯,纹丝不动,像北极和南极的冰山一样,贴在蓝天上。我们走向白水寨。小路两旁是野生豆,叶子和藤蔓密密麻麻。走过一座搭在乱石上的水泥小拱桥,还是山路,一边是悬崖,悬崖下是巨石,水从石上和石缝奔流而过。小心翼翼登上山坡,然后是一级级台阶,这时阳光已经被高山和树木挡住,一片阴凉,但上衣早就被汗水打湿。转过了山,迎面是一道瀑布,从天而降,真是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。瀑布下面的水潭前,几块大石头挡住了视线。站在摇摇欲坠的残破观瀑亭,耳边水声隆隆,水花飞溅。享有“小庐山瀑布”之称的白水寨,原来是从淘金坑流出的溪水,至此处直落两级石阶,落差近两百米。笔者不禁吟哦:“幽篁潜小径,风起海澜翻。白水从天降,黄金到此喧。潭深悬瀑练,石险作篱垣。消暑品茶处,龙涎溅绿轩。

陆河八景——白水飞瀑


打鼓潭瀑布,同样隐藏于峡谷中,气势虽然比不上白水寨,但经历了三级跳,瀑布冲击潭水,发出轰鸣,轰隆隆地传到山外,故有打鼓潭的名号。去打鼓潭,没有路,只能在乱石中借助树枝攀爬,险象横生。当你在数米宽的平坦沙地仰望直下的飞流,不得不佩服鬼斧神工打造出来的大自然景观。


点击观看视频【优雅陆河 诗意小城】四季花开篇


陆河的花,有果花、菜花、稻花、野花、山花、水花,一年随着季节的变换而转变不同颜色,转过一道坡,翻过一座山,蹚过一溪水,就有不同的美感。如果你是诗人,你会当场吟咏一首诗来;如果你不是诗人,也会吟咏一首古诗,或情不自禁地在脑海中涌出一两句或许不符合格律的心花。


陆河八景——激石烽火

还有一种非常特别的血花,也是令我们敬仰的英雄花。它位于陆河县新田镇激石溪革命根据地先烈纪念园。激石溪是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后方根据地。一九二五年十月,东征军总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同志率师抵新田,并与范照南等农会领导人亲切交谈,勉励他们做好农运工作。以激石溪为主的农运基地,为后来红二师建立革命根据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一九二七年十月七日,南昌起义军二十四师七十团团长董朗率部一千三百余人,南下广东潮汕,经陆丰博美、大安抵达新田进入激石溪三江口村,当地农会及群众即时行动安排食宿,把病伤战士安顿在自己家里照料。新田及附近各区乡农会还给部队送来慰问品。后该部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师,董朗任师长,他们以激石溪山区为依托,展开长期的革命武装斗争。激石溪山区也是中央委员、彭湃亲密战友、海丰县农会会长杨其珊的故乡及牺牲地。金龟岭上,纪念园占地面积两百多亩,群山朝拱,气场非凡,撼人肺腑。有数百名英烈在此流尽最后一滴血,绽放英雄花。笔者为此赋诗《激石烽火》:“云雾笼群山,激溪流水潺。擎旗迎烈火,垒石作严关。松翠陵园壮,碑红血迹斑。如今游胜地,仰止拜魂还。



了解更多详情,请点击:醉美“陆河八景”揭晓  擦亮生态旅游名片


图片来源:半天楼、彭桂雄、叶建亚、彭锐锋、罗兆安、林志宏、朱伟煌、罗雪花、罗方典、彭少柯、罗俊杰、张思毅、叶冠勇及热心网友等。


来源:陆河宣传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本地最专业的旅游户外平台

一个能让您获取最新的旅游动态,能分享您在陆河路上点滴经验,能提供最专业的帮助,这就是我们。

联系方式
  • 客服电话:133 5299 6299
  • 工作时间:9:00-18:00 (工作日)
  • 意见建议:921605@qq.com
  • 联系地址:广东省汕尾市陆河县水唇镇东兴北三街5号

官方微信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12-2018 Comsenz Inc.

深圳市陆商投资发展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   粤ICP备14021969号-2  业务许可证:B1.B2-2016008689